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爱情婚姻 > 一碗面 一世情

一碗面 一世情

栏目:爱情婚姻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依然是那个小山村,依然是那座小院落,门前那棵梧桐树依然挺拔,远远的,安云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弯腰在门口倒垃圾,他心里说:“没错,是张书桃大娘!”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,一把抱住老人,还未开口就泪如雨下:“张大娘,您还认识我吗?我叫安云,30年前当兵时在您家住过,是您做的一碗热汤面,让我的病痊愈了呀。”

  被称为张大娘的老人打量着这个中年男人,激动地拉住他说:“是小安子呀,您咋来了呢?”安云哽咽道:“大娘啊,30多年了,您让我找得好苦呀!”

  时光回到1980年9月。刚入伍的18岁的新战士安云随部队开赴河北保定市曲阳县一个小山村,和三位战友住在张书桃大娘家,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集训拉练。一天早操后,安云突然肚子疼得倒在地上直打滚,战友们立即将他送回张大娘家休息。虽然卫生员给他开了药,但一直到了晚上,痛苦丝毫没有减轻。安云躺在床上,一边哭,一边想家,想父母。

  整整一天,张大娘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安云,虽然做了午饭和晚饭,但安云却没有一点胃口,这可急坏了大娘。晚上9点,张大娘做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端到安云床前,亲切地说:“好孩子,你一天没吃东西了,人是铁饭是钢,不吃饭会饿坏身子的,大娘扶你起来,一定要把这碗面条吃了啊。”

  张大娘的一番话,顿时让安云泪流满面。那一刻,他突然感觉特别温暖,就像见到自己的母亲一样。大娘轻轻拍拍他,又将他扶了起来。在大娘慈祥的目光中,他一边哭,一边吃完了面条。

一碗面 一世情

  说来也怪,第二天醒来时,安云感觉肚子不疼了,便要求继续参加训练。部队首长见他刚痊愈,就安排他去邯郸办理一件公务。

  因任务急,安云即刻坐火车直接去了邯郸。令他没料到的是,当他还在邯郸时,部队已结束集训回到原驻地,他只好遵命归队。安云后来说:“一直想对张大娘说一声谢谢,却阴差阳错再也没办法见到她,甚至不知道她的姓名和所在村庄的名字,这让我心里特别内疚,也是几十年来耿耿于怀的事。”

  由于当时南疆边境局势紧张,安云所在部队一直在进行训练,没时间再到曲阳。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张大娘,多次写信问候,都因地址不详而被退回。1984年退伍回到原籍邯郸后,虽然工作很忙,安云也从未间断写信寻找张大娘。

  他在信中写道:“张大娘,那次我训练得了病,吃了您做的面条后病好了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!”但因在大娘家住的时间短,只隐约记得她的儿子小名叫“县长”,村名的发音好像是“苏家峪”,每次寄信地址都是“苏家峪”,收信人也是张大娘儿子的小名“县长”,然而总是石沉大海。

  随着结婚生子和工作变动等,安云也进入了中年,他寻找张大娘的心情愈加迫切。“我都进入中年了,张大娘岁数一定也不小了,如果没能在她有生之年找到她,将是我终生的遗憾。”2009年,他买了一份最新的曲阳县地图,凭着点滴记忆回想当年集训驻地的位置,打电话到这些乡镇和村庄,每次都让他很失望。于是他驾车去了曲阳县,找了无数个村子,每次都无功而返。2011年5月,安云接到一个电话,说曲阳县有个北苏家峪村,说不定就是他要找的村子。他迫不及待地给北苏家峪村打去电话,当对方告诉他,30多年前村里的确住过部队,也有一个姓张的大娘,尤其说起大娘门前有棵梧桐树时,安云的心简直都要蹦出来了……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为你、许下一个承诺,只为、换取你一世情缘
  • 希望在以后,陪我到以后的依然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