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爱情婚姻 > 玛利亚要不要爱上木匠

玛利亚要不要爱上木匠

栏目:爱情婚姻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梁子再见到陈昭那天,福州下了一场暴雨。
  18岁的陈昭正在煤炉子前手忙脚乱地生火做饭。一个男孩从工棚外面探头进来,黝黑的脸上是年轻人自来熟的笑容。他用手利索地抹了把脸上的水,对陈昭说,是小昭吧。说罢男孩弓身进来,从地上捡起一把菜便开始择,很热情主动的样子。陈昭皱皱眉,她并不认得他。
  但据说他们是认识的。陈昭的大伯说这个男孩叫梁子,幼时曾带她去田里抓过泥鳅。
  大伯说话的时候嘴巴里喷出复杂的气味,和工棚被雨打湿过后旮旯缝隙发霉的味道混在一起,陈昭有些忍耐地应着。梁子跟着凑上前来,满脸讨好地说,小昭,你小时候可懒了,最爱赖着我背你。说着他用手指轻点了下陈昭的额,她感觉到汗涔涔的皮肤接触,抬头狠狠瞪他。

玛利亚要不要爱上木匠
  梁子像是被陈昭的眼神咬了一口,猛地收手低头用筷子夹花生,却总是夹不牢,一粒粒又落回盘子,他搓着手,讷讷地红了脸,不敢再看陈昭。
  梁子是有自尊的,不再同陈昭主动搭讪。大伯拿出一瓶劣质白酒,昏黄的灯光下,他们很快推杯换盏地将瓶子喝了个底朝天。
  在男人们大着舌头说话的声音里,陈昭揉揉屈得酸痛的膝盖,走到工棚外,天已经晴开了,月亮像枚长了霉衣的蛋黄在黑瓷盘里浮荡着,朦朦胧胧地提醒陈昭,一天又这么毫无成效地过去了。
  家乡对于陈昭来说是个尴尬的名词,就像大伯。她不好意思对人说自己曾经住在河南偏远贫穷的农村,也不提工地上干活的大伯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  陈昭的母亲当年被拐卖到河南农村,生下女儿后渐渐被放松约束。她9岁那年,母亲趁赶集的机会偷偷带她逃到福州,在制衣厂做事谋生。大伯不知从何处打听到了消息,半年以后出现在她们面前。那时母亲刚刚组织新的家庭,陈昭更是不愿重返河南,大伯无奈,只好在福州的工地上找了活路,时不时地去学校塞给陈昭几百块钱。陈昭很厌弃,他却说那是他应尽的责任。
  时光瘦,指缝宽。一转眼十年了。陈昭17岁那年春末,母亲病逝,很快她便被继父扫地出门,手里拿着一纸大学通知书无处可去,最后只能怯生生地站到了大伯打工的工地前。陈昭想,她过去总是冷眼看他,用话刺他,现在让她求他,说不出口。
  大伯不知原委,看见陈昭默默地在工棚里生炉子做饭,只以为母亲的离世使她懂事,终于原谅了他。很多次想问及她现在的状况,又不敢,生怕触了导火线,翻出一堆恨怨。这样就很好,大伯想。他知足且快乐。并未看出女儿的焦灼。
  眼看开学的日子渐近,本就内向的陈昭时常烦躁地闷声不吭。
  小昭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?跟哥说。梁子问她,满嘴的河南口音无比亲切。坐在水泥板上的陈昭抬起头,看着梁子。那张憨实黝黑的脸,挺拔的鼻梁和闪光的小胡须,那微厚的唇在阳光下忽然坚韧温暖。
  那一年梁子和大伯的积蓄凑起来终于勉强够了陈昭的学费。陈昭进了大学,她和所有青春逼人的女大学生一样,时常穿梭于图书馆和教室之间,还有学校的礼堂、俱乐部、网吧和舞厅。
  因为陈昭的学费和生活费,大伯和梁子的工作更繁重了。但梁子仍旧抽空来找她,每次都会特意换了干净的白衬衫,局促地站在大门口的榕树下,手里拎着一袋苹果,或者盒装牛奶。陈昭隔了点距离远远站着,对他略微生疏地笑,不用了,梁子哥,学校食堂的伙食挺好,反而是你辛苦,要吃好些。
  梁子脸红了,紧张地向她跨了一步,他没法不激动于年轻美丽的陈昭对他的关心。
  其实这时陈昭的心情是复杂的。对于梁子,她怀着利用、依赖、欺哄、惭愧,或者还有那么一点点她不想承认的感激和喜欢。
  梁子低头看着陈昭,晚风夹带着海水的腥味吹在他的薄衬衫上,棉布轻轻拍打着他结实的胸脯。陈昭即便背转身离开他,仍旧能感觉身体在梁子的注视中仿佛要着火般燃烧起来。但她真的要跟一个民工恋爱吗?或者还要很可笑地在十多年以后回到她曾经逃离的地方。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你是兔子还是狐狸,爱上的是狮子还是狼。
  • 不要抱着玩玩滴态度来说喜欢我,如果我不小心爱上你怎么办?
  •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没有选择之说
  • 我爱上了一个让我奋不顾身的人
  • 时间变换,我会不会爱上你
  • 后来,我只是爱上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
  • 一不小心爱上你,选一句做为你的爱情信条
  • 是谁先转身,爱上了别人
  • 如果爱上一个无法永远在一起的人
  • 重新爱上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