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爱情婚姻 > 奶奶的两万块

奶奶的两万块

栏目:爱情婚姻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第一次见到她,我十三岁。

  那天,妈妈带我学钢琴回来,蓦地看到门口蹲着一个小老太太,黑,瘦,脸上的皱纹像老树皮一样深。她背后是一个大大的包袱,手里则拿着一个《潜伏》里边翠平用过的烟袋锅子,见我们回来,有些慌乱地点点头,然后努力挤出一团笑来。妈妈看到她显然有些不知所措,怔了一下才问道:“您来干吗?”

  她张张嘴,又闭上,一脸愁苦,终于说:“万良生病了,是癌,可能会死,你能同意我把三妮儿接回去看看他吗?他想见见三妮儿。”

  她把目光停在我脸上,神情中有抑制不住的激动:“三妮儿,还记得奶奶吗?你小的时候,奶奶还抱过你呢。”

  我这才明白,这个黑瘦老太太,是我的奶奶,而三妮儿这个名字,是她帮我取的小名。

  可我却完全不记得她了!五年前,爸爸和妈妈离婚了,是爸爸负了妈妈,他和厂里新来的大学生搞到一起,妈妈坚决要求离婚,并且誓死不肯放弃对我的监护权。自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见过爸爸。

  爸爸责任心不是很强的人,后来他做过小生意,也挣了几个钱,但却一直不肯按时拿出我的抚养费。所幸,和他离婚不久,妈妈就嫁给了现在的丈夫,也就是我的继父。而奶奶来找我们的时候,我早已改姓,跟继父姓李。

  爸爸得重症的消息显然让妈妈吃了一惊,她犹豫着把奶奶让进门儿,命令我先回卧室写作业,可是我哪有那个心情呢,更何况,奶奶的嗓门儿那么大:“我知道,万良以前对不住你,可是,他都快要死的人了,就这一个心愿,我老婆子替他求个情,只希望你成全。”

  然后我就听到她的声音哽咽了,“就算给我一个薄面成吗?你好坏也管我叫过妈,我知道我不配,可是,我这么大岁数,千里迢迢过来求你,我保证再顺顺利利地把妮子送回来,成吗?我给你跪下了,我求你了。”

  我就是在这时猛地拉开了卧室的门,我说:“奶奶,你别跪,我去。”

  2

  当天晚上,我和那个悲伤似海深的老太太踏上了回乡的火车。

  看得出,她心事重重,她努力找些话说,试图唤起我儿时的记忆。“妮子,你还记得吗,你小时跟你爸爸妈妈一起回老家,我抱着你去村边的小河沿玩儿,你硬要下水捉蝌蚪,结果不小心鞋子掉到河里,村里当时没集,没鞋穿,我便连夜给你做了一双。那双鞋子上边我还绣了两朵小红梅。”

  我看一眼奶奶的手,那双手上布满了老茧,像一段枯树枝,十多年前,这双手,曾经连夜为我缝制过一双小鞋,还绣上了漂亮的红梅花,我为自己丝毫不记得汗颜,甚至,这些年来,我从没有想过一位乡下奶奶的存在。

  我那时还不理解,眼前这个老太太,其实满心都是悲苦,她的儿子,很有可能要死了,她赶了一千里路,去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,辗转一天,才问到以前的儿媳妇的住处,只为了完成儿子最后的心愿。

  我当时不懂,那时奶奶,其实特别需要安安静静地休息一下,她没心情讲故事,只觉得累,可是我为了表现热情,不断地问东问西,而且,十三岁的我,每一句发问里,都带着一种城里人的优越感。

  她认真地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,最后,小心翼翼地说:“乖孩子,别告诉你爸爸你改姓了,成吗?”直到这时,我的心情才沉重起来,是什么让这份亲情变得如此不堪重负呢?!

  后来,奶奶便说:“丫头,我累了,休息一会儿,天亮了,到家了,你就什么都知道了。”然后,她轻轻地闭上眼睛。我则开始回忆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光,印象中,他和妈妈似乎是永无休止地吵架,其实,他对我并不是很好,反倒是妈妈再嫁后,从继父那里,我重新体味了父爱。

  终于,我也困了,靠在座椅的靠背上闭上眼睛,许是太累了,她打着轻微的呼噜,并随着火车的颠簸,头不停地晃来晃去。一觉醒来,我发现我的头挨着她的头,耳朵贴着耳朵,现在想来,那是我们祖孙两个最亲热的时刻。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奶奶与父亲
  • 男友居然用2万块卖了我!
  • 分手3年,我还在想念她
  • 爱在左,爱在右
  • 伤心的苹果
  • 你是不可替代
  • 第101次求婚
  • 男友尽然为了两万块钱,把我卖了!
  • 前世冤家
  • 差距不是爱情的借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