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感悟亲情 > 妈妈,谢谢你让我离开

妈妈,谢谢你让我离开

栏目:感悟亲情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妈妈,谢谢你让我离开
  
  我去另一间房取回6瓶吗啡。我把注射器灌满,准备把它接上——但琳推开我的手,直接拿走注射器。我就坐在她床边。随着吗啡进入血液,她逐渐失去知觉,但她能听见我的希望。我哭着说:我爱你,你爸爸也爱你……
  
  判决的时刻到了。1小时45分钟的闭门会议后,陪审团将宣布他们是否认为我故意谋杀了我女儿琳。我抚摸着脖子上的盒式挂链,一连9天的审判我一直戴着它,那里面有琳的照片和她的几缕青丝。我知道琳一定不希望我经历这样的煎熬。在她离开人世前,她曾告诉我,她很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。
  
  “陪审团,针对对凯·吉尔德戴尔的指控,你们达成一致裁决了吗?”法庭传达员问。
  
  “是的。”首席陪审员说。
  
  “就凯·吉尔德戴尔企图谋杀自己女儿琳·吉尔德戴尔这项控告,你们是如何裁决的?”
  
  我屏住了呼吸。
  
  17年前一个普通秋日的下午,我接到琳的老师打来的电话,她问我是否能来接琳,她好像生病了。当我赶到学校时,14岁的琳面色惨白。“妈妈,很抱歉让你从公司赶来,但我感觉恶心,头晕得厉害。”
  
  琳从此再也没能回到学校。短短几周,我们可爱的女儿就不再是我和丈夫理查德认识的那个活泼、阳光的小话匣子了。
  
  除了严重和持续的喉咙痛、头痛、四肢痛、腺体肿胀和感染以外,琳几乎每天都会昏迷,有时,一次发作会持续几个小时。几周后,琳最终被诊断出慢性疲劳症(也叫做肌痛性脑脊髓炎,即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,简称ME)。ME是不治之症,医生们也不确定病因。尽管有关的科学证据越来越多,但还有人怀疑这种病到底存不存在。然而,ME却影响着25万英国人,其中有25%的人病情严重。
  
  接下来的17年,琳不得不没完没了地去医院接受检查。她逐渐变得不能吞咽,只能通过鼻饲;她整天只能平躺,因为她坐起来会失去知觉;她的主要脏器和内分泌系统已失灵,尽管每天注射吗啡,她还是经常感到剧痛。但我坚强可贵的女儿始终没有放弃信念,她相信终有一天,她可以像一个正常的年轻姑娘那样生活。
  
  2007年9月30日是琳30岁的生日。但她,却想放弃了。她示意想和我谈谈:“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。”她用力写着,“妈妈,我完了。你治不了我。我们得做点什么。”之前的几周,我时常发现她在哭——这不像她。琳极少沉浸在自怜中。但30岁这关对她很重要,她曾告诉我说,如果她到那个里程碑时还不好的话,她不想再继续下去。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女儿要买下全世界的鸡
  • 妈妈,你不能死
  • 19号床是爱滋妈妈
  • 父亲,下一个困难结让我替您挽
  • 妈妈你砍断了我的手,我不恨你
  • 请让我像亲人一样爱你
  • 如有来生,让我做你的女人
  • 妈妈,来生让我再拥抱你一次
  • 妈妈,对不起!我们回家吧
  • 婆婆,谢谢你,让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爱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