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感悟亲情 > 养父与我的故事

养父与我的故事

栏目:感悟亲情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养父与我的故事
  

  她10岁生日那天,她爹再也没有从井下上来。迫于生活的压力,娘带着她又嫁人了。
  
  她第一次看到他,惊住--他怎么这么老这么丑?和她亲爹比,他好像老了不止10岁,眼睛小得只有一条缝,满脸的褶子,有50岁了吧?她看到他就烦。
  
  这个男人娶了她娘后,也去矿上干活了,发了工资,一分不少地全交给她娘,下了班,买花生买糖葫芦给她,期望她叫他一声爹。
  
  她偏不。
  
  娘让她叫爹,她执拗地说,凭什么?我爹已经死了。他站在一边,尴尬地笑着说,那就叫叔吧。
  
  叔她也不肯叫,嫌他邋遢,而且吃饭没吃相,呼哧呼哧的。
  
  14岁,她到镇上读初中了。每个周末,他跑来接她,一路上他问长问短,她答得少,因为觉得没必要和他说。同学问她,接你的男人是谁?她答,一个远房亲戚。
  
  但他每次来看她,都会带好多好吃的给她,他说,你娘让我带给你的。后来有一次她发现,娘并没有带东西给她,是娘说漏了嘴,娘说,家里用钱紧,这个月就不带什么给你了。
  
  但是她还是收到了他送来的饼干和奶粉,他说,你娘说了,你正长身体呢,要多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。
  
  虽然来自农村,可她觉得,自己并不比那些城里的孩子吃得差。她知道,是这个男人关心着她。那时,她小小的心里,有了些许的温暖,但那一声爹,她是叫不出口的。
  
  她考上了高中,他说,不如,我们搬到城里去吧。
  
  娘反对,说搬到城里做什么?怎么生活啊?
  
  他说,为了孩子啊,孩子要到外面租房子住,我们怎能放心得下!再说,城里的钱要比这里好挣些,矿上马上不行了,我得多给你们娘儿俩挣点儿钱,孩子还要上大学呢。
  
  那时她17岁,拧着衣角想哭。上高中的费用很高,他凑不够学费,去卖了血。抽屉里,有他卖血的单子,她是偶尔看到的,那上面写着他的名字--刘大苍。很恶俗的名字,看得她想掉眼泪,她说,叔,谢谢你。
  
 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,搓着手,一家人,说什么谢不谢的。他不善言谈,却总是和她找话说。有一天她听到他和娘说,这孩子多可怜,10岁没了爹,如果我再不对她好点儿,心里说不过去啊,明天是孩子的生日,你问问她喜欢什么,咱俩送她。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催人泪下的故事 哥,我是小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