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感悟亲情 > 父亲,下一个困难结让我替您挽(5)

父亲,下一个困难结让我替您挽(5)

栏目:感悟亲情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
  
  继父还是不放心这事,中午回家后就翻电话号码,跑了10多公里的山路,到镇上打了生平第一个长途电话。
  
  “如果我再继续读,您和妈还得多受几年苦啊!”
  
  继父又是“嘿嘿”一笑:“已经苦了这么多年了,还在乎多几年?你们读得越高,爹就越高兴!”
  
  在继父的鼓励下,我考上了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攻读博士。期间我异常刻苦努力,28岁毕业后留所工作。1997年5月,我进入美国国家健康总署工作,两年后我进入哈佛大学化学生物系博士后流动站,师从名师科雷教授。
  
  每前进一步,我就想到继父欣慰的笑脸,心头更添了一份激情!
  
  2001年5月2日,哈佛大学为我们举行隆重的《博士后证书》授予仪式。走上台后,面对肤色各异的学生,我百感交集,用英文大声宣告:“我能有今天的成就,除了要感谢导师,更应该感谢我乡下的继父!没有他的无私奉献,我今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!”
  
 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,父亲,你听到了吗?
  
  现在我在美国OSI制药公司工作,并娶妻生子,小弟任庆怀也当了教师。孩子们都参加工作,继父的担子松了,却已是花甲之年,并染病在身,从前的劳累让他患上萎缩性胃炎、肺气肿和风湿性关节炎……继父习惯独自扛着,执意不让母亲讲出去,怕我们担心。几次接他们来国外享福,继父总是说离不开黄土地。
  
  在异国他乡我非常牵挂老家的父母:给老家安了电话,每个星期都打电话,每月汇钱、逢节寄送补品……可这能报答父亲吗?我珍藏着一盘老旧的磁带《爸爸的草鞋》,每次一听就忆起往事:我的第一双皮鞋、父亲的困难结,还有那个改变我命运的长途电话……
  
  叶落终究要归根,何况那里有我最牵挂的人。父亲老了,生命的下一个困难结,让儿子来替您挽吧!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父亲与责任
  • 真的是父亲吗
  • 父亲第一次说害怕
  • 父亲的心
  • 父爱无声
  • 百善孝为先
  • 原来父亲真的会变老
  • 我与父亲的“恩怨”
  • 一起走过33年的父亲母亲
  • 沉默的父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