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感悟亲情 > 19号床是爱滋妈妈

19号床是爱滋妈妈

栏目:感悟亲情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19号床是爱滋妈妈
  

  19床病人住进产房的时候,妇产科特别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。
  
  原来这是医院配合医科大学传染病系的一个研究项目:
  
  爱滋病母亲分娩无感染婴儿。
  
  爱滋病人入住进产房的消息顿时让妇产科炸了锅。开会时当着院长没人吭声,等会一结束,全体护士齐声抗议:“万一感染了谁负责?”,连一些医生都嘟嘟囔囔:“要是污染了手术器械、床铺,造成其他病人的感染怎么办?”嚷归嚷,最后病人还是住进了产科病房,编号都是院长亲自来挑的,特护病房,19床。说是图个吉利。护士长分派值班表,给这床分派人的时候,谁也不愿意去。最后,刚从卫校毕业三个月的我,战战兢兢走进了19床的病房。
  
  戴口罩帽子穿长袖不说,我还特意挑了一双最厚的乳胶手套。19床靠在床背上,腆着临产的肚子,微笑着看着我进来。我以为得这种病的女人,多少要有点与众不同的,一打量,发现她很普通,头发短短的,宽松的裙子,平底黑襻扣布鞋,脸颊上布满蝴蝶斑,一个标准的临产孕妇。
  
  “你好。”她彬彬有礼。我心跳如雷,僵硬的笑了笑。第一天护理就要抽血,而血液是爱滋病传播途径之一,想想都叫我头皮发麻。大概是太紧张了,一阵下去没扎进静脉,反而把血管刺穿了。我看到她眉毛都跳动起来。我手忙脚乱地拿玻璃管吸血,又找棉球,小心翼翼地不让血迹沾染到自己身体的任何一部分。清理完毕,看看她的脸色,居然风平浪静。
  
  “谢谢你。”声音温和而恬静,标准的国语显示出她良好的知识修养。
  
  回到办公室,我忍不住说:“哎,这个19床,怎么看也不象得那种病的人呀?”正在值班的李大夫抬头反问我:“那你认为得这种病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?”一句话把我噎住了。李大夫把19床的病历递给我:“看看吧。”
  
  翻开病历一看,19床运气是真不好,本来是一所大学的老师,年轻有为,30岁就升了副教授,前途一片光明,在去外地出差的路上遇到车祸,紧急输血时感染了    HIV   病毒。谁都没想到这次输血会被爱滋病毒点中,直到她怀孕做围产期保健检查时才发现被感染。从被感染那一刻起,她的生命以被改写。可怜那个未出世的孩子,据说母亲感染爱滋病后生产的婴儿,感染爱滋病的几率高达20%--40%,而且生产中的并发症和可能的感染对于免疫系统被破坏的母亲来说,常常是致命的。现在她一边待产,一边起诉了那家医院和当地的血站。估计能得到赔偿,可是有什么用呢?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妈妈,你不能死
  • 妈妈你砍断了我的手,我不恨你
  • 妈妈,来生让我再拥抱你一次
  • 妈妈,对不起!我们回家吧
  • 妈妈,谢谢你让我离开
  • 寻找妈妈
  • 下辈子,我做你的妈妈
  • 让我的生命换一次再生的机会给我妈妈
  • 亲爱的好妈妈,我想您
  • 妈妈,今晚我要远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