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感悟亲情 > 父亲与责任

父亲与责任

栏目:感悟亲情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父亲与责任
  
  “哗--哗--哗--”屋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,我仿佛穿越时空,又一次坐到靠近奶奶盘坐的炕头边,思绪片段零碎,如窗沿那断线的水滴,串不起,却不停掉落。
  
  “咳--咳--咳--”我有节奏、轻轻的捶着奶奶的背。奶奶低着头,断断续续地说着:“你大姑、二姑、你爸、叔叔四个,你爸学习成绩最好,那几个娃早早就不读了,你爸第一年高考,成绩下来后,差3分就能上好大学。你爸复读了一年,第二年又差几分,还不泄气,又补了一年,第三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和我赌气,在家睡觉不去了.你说说,那个活气数.哎…”。字里行间,奶奶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思想把父亲排在了沙滩上。我边点头边笑着,静静倾听着,倾听在奶奶眼中爸作为儿子时的样子。
  
  印象中,爸与爷爷奶奶的关系一直不和谐,时不时会因为一些小事,闹得不可开交,甚至一年都不会说上几句话。奶奶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记恨,而爸爸呢?
  
  在我幼年,我们一直与爷爷奶奶同住一间院落。那时的房还是土房,每到夏季雨水泛泛,雨水会溢入门槛,侵袭着不需要它们的地方。父亲没上班的时候,这时他就会默不作声地拎起铁锹和扫帚,低着头,睁着牛蛋大的眼睛,就像和大地有深仇大恨似的走进爷爷奶奶的屋中,填土、搬石、扫水、铲水。确保不会有水再次进入屋内,来时什么表情,走时也是什么表情。
  
  有很长一段时间,这一直都是我心中父亲的形象,一个脾气不好的父亲。直到我高二那年,姐姐刚大二,已经远在其他城市。一天凌晨1点多,我突然醒来,翻转过身子,无意间向爸爸的床头看去,寂静夜晚的星空点点光穿过玻璃窗流泻进屋中,爸爸枕头上两手交叉垫着的脑袋,带着忧郁静默的表情。我并未开口问,因为我好像突然理解我的父亲,只是还有很多理解很隐约,在心里说不出来。
  
  当年父母为了第三产业的事情吵架,妈妈总有所顾虑地阻拦道:“家里就这么几个子,你让不让孩子们读书了,万一赔了怎么办?”爸爸是一个不爱说话但讲道理的人,起初和妈妈好商好量,但并未得到妈妈的支持,反而冷水泼于当头。如果吵架是着火,那爸爸本身就是可燃物,加上妈妈刺激的言语作助燃物,第三产业的事情为点火源,这把火在空气中燃烧开来。
  
  眼看我即将高中毕业,姐和我双双开始的大学生活,开销加大。妈每年需要缴纳国家社保金,爷爷奶奶平时也要照顾,爸坚决不让妈出去工作,只让妈做好后勤。一人微薄的收入,根本无法渡过眼下的困境。在此情况下,父亲不顾母亲的劝阻,没有再商量。大胆的去尝试,经过努力,渡过了眼前难关,使我和姐姐顺利读完大学。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
  • 真的是父亲吗
  • 父亲,下一个困难结让我替您挽
  • 父亲第一次说害怕
  • 父亲的心
  • 父爱无声
  • 百善孝为先
  • 原来父亲真的会变老
  • 我与父亲的“恩怨”
  • 一起走过33年的父亲母亲
  • 沉默的父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