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当前位置:心情驿站 > 感悟亲情 > 小野猪之死

小野猪之死

栏目:感悟亲情 来源:我心依旧,心情驿站 作者:www.5719.cn

  小野猪之死
  
  1960年,家乡饿死了人,公社把社员们组织起来,围了两个山头,要把这个范围内的野猪赶尽杀绝,不为别的,就为了肚子。最终,一千多人把三群野猪围困在一个不大的山包上,野猪眼看插翅难逃。双方在对峙,那是一场心理的较量,野猪群在范围有限的林子里躲藏着,人群在四周安营扎寨,不断地敲击响器,大声呐喊,不给野猪有喘息的机会。
  
  三日之后,野猪已筋疲力尽,准备冒死突围;人也做好了准备,开始收网进攻。于是,小小的林子里展开了激战,逼得野猪群里的老弱病残者向中间退缩,以求存活。战斗整整进行了一个白天,黄昏时候,林子里才渐渐平息下来。无数的野猪被集中在一起,各生产队按人头进行分配。
  
  那天,父亲和二叔为追击一头母野猪来到一个悬崖前。母野猪紧紧地护着它的崽子,匆忙地沿着崖脊逃窜。父亲和二叔端着猎枪穷追不舍,他俩知道,带着崽子的母野猪肯定跑不了多远,于是他俩分头包抄,和母野猪兜圈子,消耗它的体力。母野猪慌不择路,最终爬上了山崖,它绝望地望着追赶到眼前的父亲和二叔,更紧地护着它的崽子。
  
  绝佳的角度,绝佳的时机,父亲和二叔同时举起了枪,正要扣动扳机,却见母野猪突然卧倒,将它的崽子搂到肚下给它吃奶。野猪崽子大概是不饿,吃了几口便不吃了。这时,母野猪用四肢搂着它的崽子,不顾一切地向崖下滚去,惊得父亲和二叔目瞪口呆。说时迟,那时快,只听一阵轰隆隆巨响,待他俩睁眼细看时已不见母子俩的身影。他俩只得循着崖缝来到崖下,见母野猪已被摔得七窍出血,它的背后映衬着落日的余晖,也映衬着群山的剪影。而它的崽子却不知道母亲已经摔死,仍不时天真地拱着母亲的奶子吮吸着,全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。
  
  那次围剿野猪群,父亲分到了那头母野猪和它的崽子。母野猪的肉解了全家的燃眉之急,可它的崽子太小,眼看着要被活活饿死,我心疼得不得了,在那人都要快饿死的年月里,怎样才能救它呢?恰巧,家里的老母狗生了三只小狗,我突发奇想:能不能用老母狗的奶来喂野猪崽子呢?也许能行。我试着把老母狗绑起来,又用木头做了个“枷锁”套在它的脖子上,以防它咬到野猪崽子。老母狗老老实实地“束手就擒”,并没有介意我对它的虐待。我把野猪崽子抱到狗妈妈跟前让它拱奶吃,可能它嫌母狗的奶味道不对,不肯吃,我就一点儿一点儿地将
  
  狗奶挤进它的嘴里。野猪崽子终于得救了。


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: